blog

习近平的拉丁美洲之旅为澳大利亚提供了深刻的见解

<p>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结束对拉丁美洲的第二次国事访问,取得了其他任何领导人所未有的成就</p><p>他在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和古巴的冲刺为这四个陷入困境的经济体注入了新的活力,同时确保前所未有地获得中国所需的自然资源</p><p>这种“双赢”的交换类似于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所建立的模式</p><p>胡锦涛在担任总统期间对该地区进行了至少五次国事访问,并发表了中国2008年关于拉丁美洲的政策文件</p><p>该政策文件描绘了中拉全面合作的乐观形象</p><p>但实际上,这种关系在贸易上的关注度相当狭窄,并不总是取决于后者的优势</p><p>该地区90%以上的出口到中国的是天然资源,如原油,铁矿石,铜和大豆</p><p>相比之下,中国对拉丁美洲的出口中约有70%是制成品</p><p>这种交换使双边贸易从2000年的130亿美元飙升至2013年的2600亿美元,通过全球金融危机拉动了拉美经济</p><p>但拉丁评论员抱怨说,中国在企图攀登价值链和维持制造业的过程中“已经走上了台阶”</p><p>至少直到现在,交换似乎没有看起来那么“双赢”</p><p>习近平的访问与他的前任访问的主要区别在于它专注于一系列特定的中国基础设施投资</p><p> 2004年,胡锦涛承诺,中国将在十年内在该地区投资1000亿美元,但没有专门的项目被指定用途,多年的停滞使人产生了强烈的愤世嫉俗</p><p>该融资最终于2010年开始流入,但其对巴西和委内瑞拉石油开采的狭隘关注(总额接近400亿美元)破坏了中国对该地区更广泛经济发展的支持</p><p>上周,中国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在巴西投资86亿美元,其中包括一条将铁矿石和大豆运往秘鲁太平洋沿岸的铁路</p><p>阿根廷将获得75亿美元,主要用于水电和铁路,以改善其不断扩大的大豆种植园的供应</p><p>大约40亿美元将用于委内瑞拉的石油生产,而古巴的可再生能源,农业和港口开发则不确定</p><p>习近平还参加了福塔雷萨举行的第六届金砖四国峰会,该峰会成立了新开发银行,为进一步的拉美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500亿美元的资金</p><p>该地区的领导人称赞这些投资的变革潜力,尽管许多人会推迟庆祝活动,直到他们看到铁路,公路和港口建成</p><p>相比之下,2006年至2013年,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了590亿美元,其中86%用于采矿和天然气</p><p>我们可以从习近平的拉丁美洲之旅中获得的主要见解是,中国准备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更广泛的投资,特别是在与农业生产相关的情况下</p><p>这个议程是由2025年预计的10亿中国城市居民的营养需求以及公众对中国生产的食品安全的焦虑所推动的</p><p>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澳大利亚的农业和食品工业都能很好地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需求</p><p>然而,自殖民时代以来,道路,铁路和灌溉的缺乏阻碍了解开澳大利亚最终食品边界北领地农业潜力的企图</p><p>习近平的拉丁美洲之旅标志着现在是评估中国投资如何帮助解决这一问题的时候了</p><p>从基础设施和灌溉到食品加工,罐头和包装,新的机遇正在出现,以引导中国投资进入增值部门</p><p>要抓住这些机遇,需要与中国更密切地接触,以确定共同利益,与拉丁美洲就管理大型中国基础设施投资进行对话,

查看所有